交城| 弓长岭| 新和| 沁水| 安平| 额敏| 垣曲| 孙吴| 灵宝| 启东| 玛多| 河曲| 班玛| 平原| 二道江| 法库| 四会| 寿阳| 南昌县| 古县| 黄石| 盘县| 福鼎| 兴文| 济源| 普兰| 宝应| 闵行| 本溪满族自治县| 道真| 滑县| 桓仁| 满洲里| 兰溪| 大足| 鞍山| 正阳| 东阿| 罗源| 长春| 谢通门| 郎溪| 肇东| 木里| 日土| 定陶| 永泰| 钓鱼岛| 桓仁| 南海镇| 凭祥| 勐腊| 泾源| 金门| 乌马河| 共和| 迁安| 江油| 镇坪| 济南| 莱山| 昂仁| 梅河口| 廊坊| 左权| 喀什| 鞍山| 四方台| 霍邱| 贵南| 西昌| 夏邑| 吴川| 汕尾| 布拖| 建水| 绥江| 铁岭县| 旅顺口| 都昌| 平阴| 道孚| 德令哈| 呼和浩特| 南召| 安陆| 玛多| 囊谦| 周村| 泸溪| 潮南| 清流| 汕尾| 景县| 疏附| 神木| 洱源| 盘县| 平鲁| 珲春| 当阳| 阿克塞| 金沙| 道孚| 云集镇| 逊克| 博湖| 四平| 安县| 朔州| 双江| 潼南| 湘潭县| 江永| 大厂| 枝江| 高邑| 广汉| 乌当| 揭阳| 南召| 合作| 沁县| 中牟| 托克托| 全南| 贡嘎| 高明| 黄平| 滨海| 灞桥| 常山| 仲巴| 乐昌| 长汀| 黄岛| 铜川| 弋阳| 涿鹿| 昔阳| 兴宁| 仲巴| 冠县| 谢家集| 青州| 虎林| 旌德| 召陵| 福清| 江安| 定襄| 大方| 资兴| 镶黄旗| 南海| 珙县| 河北| 前郭尔罗斯| 辽源| 海伦| 金州| 荣昌| 吉安县| 平原| 宿松| 徐闻| 江门| 台前| 七台河| 库伦旗| 新龙| 阳泉| 伊春| 穆棱| 新荣| 华阴| 荣昌| 楚雄| 准格尔旗| 八一镇| 阜宁| 潮阳| 歙县| 嘉祥| 让胡路| 宜黄| 大竹| 台北县| 新化| 额济纳旗| 界首| 招远| 昌吉| 江苏| 江华| 星子| 达拉特旗| 洋山港| 本溪满族自治县| 泰兴| 郓城| 准格尔旗| 会同| 西昌| 迭部| 个旧| 万安| 四川| 宣化县| 新宾| 磴口| 如皋| 凌海| 万源| 林芝县| 黄岛| 科尔沁左翼后旗| 临夏县| 康乐| 围场| 开江| 海兴| 凤凰| 营山| 峨边| 麦盖提| 桦甸| 望奎| 武昌| 公主岭| 长垣| 盐亭| 广丰| 天安门| 静宁| 陕县| 岚皋| 金川| 二连浩特| 盖州| 连云区| 崇明| 淮阴| 滦县| 衡阳县| 魏县| 博兴| 泸溪| 开阳| 张家港| 长沙| 图木舒克| 芷江| 南浔| 户县| 杜集| 五莲| 溆浦| 科尔沁左翼后旗| 土默特右旗| 侯马| 盈江| 上犹| 上思| 广东快乐十分和质
作家王路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eviple.com/12616724.html

2018-02-18 09:10:50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上篇是引子,这篇正聊。


1、色与识

我们经常开玩笑,说有三个终极的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学校门口的保安最爱问。佛教是怎么回答的呢?佛教认为,“我”是五蕴和合。五蕴,是色、受、想、行、识。在生物学上,我们说,人是细胞构成的,细胞、组织、器官、系统,组成了人。再分细一点,是分子、原子构成的。在佛教里,这些统统叫做色。色即是空的色。


色是物质,人除了物质之外,还有精神。把一切认识的对象分为物质和精神,是一般哲学的分法,佛教不这么分,这么分,物质和精神就对立起来了。佛教要消除一切对立。但我们接受这种两分法久了,不妨把受、想、行、识简单看作精神,其实受、想、行和精神有区别,受、想、行,我们不讲,单讲色和识。

色有两个特点。有质量,占空间。一个人,二百斤重,这是色身的重量。电梯上只能站15个人,再多就装不下了。但是识呢,没有质量,不占空间,甚至连数量都没有。识有点像水滴,一滴水没有固定的重量和体积,你打个喷嚏,可能喷出一万滴水,但合到一起,都不到一毫升。一万个识放在一起,连指甲缝都塞不满。但是,一个识又可以遍满三千大千世界,充满宇宙。所以说,须弥纳芥子,芥子纳须弥。


芥子是很小的东西,但是须弥山可以装进去。须弥纳芥子,说的是色,但芥子纳须弥,只有识才可以。维摩诘住在很小的屋子里,来了成千上万人,都装得下,说的是识。因为识不占地方。我们说一个识、一万个识、也只是方便的说法,实际上识没有数量,但识和色和合的时候,因为色有数量,识也就可以暂时按数量算了。比如一碗水、一盆水,碗、盆都是色;直接说一水、两水是不太通的。

讲轮回,讲的是识的轮回。色不进入轮回。就像上飞机,管制器械都被排除在外面了。这和一般人对轮回的认识有差别,一般人想,人死了,投胎变成猪,不就是轮回吗?那是不对的。你想想,一头猪,五六百斤,一个人,才一百来斤。一百来斤的东西变成五六百斤的东西,多出来的三四百斤从哪里来呢?这不就违反质量守恒定律了吗。因此,色,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叫轮回,叫流转。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才叫轮回。

我们说轮回的场合是六道:人、天、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在物质世界里,你是找不到六道的。地质学家和物理学家往地底下挖,挖不出一个饿鬼道、地狱道出来。饿鬼道、地狱道这些,是精神层面上的东西。比如有人住别墅,但是欠了一屁股债,很多人想追杀他,天天害怕得睡不着觉。物质世界上看,他住在别墅里;精神世界上看,他住在地狱道。

要建立一种认识:轮回,是识的轮回,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但是,识的轮回太难讲,太晦涩,所以我们先从色入手,讲色的流转。

2、色的流转

从色上看,人是由原子构成的。但我们看不出,自己身上的一个原子和另一个原子有什么区别。假如我们放羊,有一百只绵羊,长得差不多,跑到人家家里就找不回来了。为了不弄混,就在羊身上做个记号。假如,技术上可以实现,我们在人身上也找三个原子,做上标记。为什么找原子,不找细胞?因为细胞的寿命比人还短。人还没死,细胞先死了。而有些原子,寿命比人长。比如碳14元素,半衰期是5730年,过五千多年,还能有一半留存。我们就拉来一个人,把他身上三个碳原子做个标记,看看它们去哪儿。

第一个碳原子,在新陈代谢中变成二氧化碳,呼出去了,随着大气环流到美国、到欧洲了。第二个碳原子,进入血液循环,又经过肾脏,混到尿液里排到洗手间,进到下水道里了。第三个碳原子,在这个人身上,他死的时候,仍然在身上。我们把这个人埋掉,不要火葬,火葬又变成二氧化碳,跟第一个一样了。埋到地里,慢慢化成泥土,经过很多年,有一天,刚好一只鸟衔了种子落到这里,碳元素就成了种子的养料,长成一棵树,到了树叶上。到了冬天,树叶被风吹落,堆积在地上,又慢慢变成泥。

这个过程是很漫长的。可能要几十年、上百年。我是去年才发现这一点的。去年冬天,我在武汉做讲座,住在晴川阁的一座酒店里,晴川阁就在长江边上。我早上起来,穿着羽绒服在江边逛,看见全是落叶,也没人扫,就往下挖,发现有些地方落叶堆了半尺厚。每年落下来一层,堆了很多层,下面还没有烂。但它终究是要腐烂的,腐烂之后再化为泥。不是每一块泥都有机会长成树,要非常非常幸运才可以。所以,一个树叶上的碳原子,化为泥后再长到另外一个树叶上,可能几百年就过去了。这样过了很多树叶之后,有一次,非常巧,被一头羊吃掉了,又刚好变成了羊肉。这块羊肉后来又被送到餐桌上,变成羊肉串,吃到一个叫张三的人嘴里。那么,在张三身上,它有没有机会和它从前的两个小伙伴,到大气层和下水道的两个碳原子相遇呢?

理论上,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几率非常非常低。低到就像你现在买一张去纽约的机票,在纽约街头刚好碰见你爸妈的概率。为什么呢?因我们只标记了三个碳原子。假如我们把全世界的所有人,每个人身上的所有原子都标记了,它们再相遇的一定不在少数。就像在今天,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城市,都会有不期而遇。那么,我上一篇文章中提到的南泉普愿,他身上的一个原子,有没有可能和他斩杀的猫身上的一个原子在另外的时间地点相遇呢?有。

不过,一个进入大气层的原子要到美国到欧洲,不难,进入水循环的原子想过去,也不难,但一个进入泥土的原子,可能成百上千年就在一个地方,都出不了牡丹园。因为色的流转要受时空的限制。但识的流转就不一样了。

3、识的流转

2014年秋天,我有个同学要去美国做博士后,临走前,到望京找我喝酒。喝着喝着,就讲起他奶奶,他奶奶在清明节前后过世了。他小时候,从乡下到城里上学,租房子住,他奶奶给他做饭。他白天去上课,他奶奶就去东关路口水果摊上,捡人家扔掉的坏橘子,把橘子皮剥了,晒干,拿去卖。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二十多年后,他奶奶过世了,但他想到奶奶,就想起晒橘子皮的事。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奶奶,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他只是在一次偶然的喝酒中说起,我就记住了。他奶奶身上的一个识,就到了我身上。我在今天的讲座上讲到这个故事,这个识就到了在座每个人身上。我明天把讲稿整理一下发出来,有些朋友根本没在北京,读到这个故事,这个识就到了他们身上。这是同一个识吗?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佛教有个词,叫非一非异。就像一个月亮,照到无数条江里,凡是有水的地方,都有月亮,是同一个月亮,又不是同一个月亮。每一个人对这个故事的理解,都有自己的版本。但每个人都会知道,有一个老太太,曾经这么照顾自己的孙子。

这就是识的流转。人是由什么构成的呢?色受想行识。但色其实没有那么重要,识比色重要得多。我们记住一个人,了解一个人,主要还不是因为他长什么样,高矮胖瘦,主要因为他做过什么事情,说过什么话,有过什么想法。历史书上有《项羽本纪》、《淮阴侯列传》,只用很少的篇幅讲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大部分是在讲这个人做过什么事。如果说色可以了解一个人,让一个人全裸,站在我们面前,观察三天三夜,就可以说很了解他了吗?当然不是。我们周围认识的人,都是穿着衣服的,今天穿这身衣服,明天穿那身衣服,天天变,但我们不觉得这个人变了。

我们都知道杜甫长什么样子,语文课本上的杜甫,头像很鲜明,很多人给他画过胡子、眼镜、摩托车。但那不是真正的杜甫。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画家凭自己的想象画的。真实的杜甫并不是长成那样。但杜甫长成什么样不要紧。要紧的是杜甫的诗。“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杜甫写出这句诗时,脑子里闪过一串特殊的电波。我们今天读到这首诗,脑子里也会有一串电波。我们的电波不是杜甫的电波,但是两串电波有相似之处。因为对“露”、“从”、“今夜”、“白”,这几个字的理解,我们和杜甫有一致的地方。他用诗,把这一组脑电波记录下来,就可以在我们脑子里复现。过去没有摄像机,不能拍照,但他可以用诗的方式,记录当时的场景。实际上,我们今天摄像机记录的,也只有画面、声音。气味和触觉是记录不了的,不要以为摄像机记录的画面就是百分之百,它也有分辨率,它只是一定程度上的相似,像这些,看到画面,听到声音,叫做受。由色到受,由受到想,由想到行,由行到识,物质就和精神联系起来了。物质和精神不是完全割裂的。

那么识是什么呢?识,可以看作一个集合。这个集合里藏了许许多多种子。种子聚在一起,就是识。识从哪里来呢?种子从哪里来,识就从哪里来。

佛教里,讲十二因缘,十二因缘给出了答案:行缘识。识是从行为那里来的。行,是因,再加上一些外缘,因缘和合,就生出了识。行就是行为,也可以叫业。一般人对业有个误解,总以为,造业就是干不好的事。实际上,干好事也是造业,只不过是善业,坏事叫恶业,还有不好不坏的,叫无记业。善、不善、无记,这是业的一种分法。还有一种分法:身业、口业、意业。

每做一件事,这件事情叫“现行”,可以理解为“现在的行为”。你去回忆过去的事,是现行吗?是现行,因为你回忆这个动作是现在的。你过去杀了一个人,造的是身业,现在回忆,是在造意业,是意业现行。现行熏种子。你造的一切业,都会在你的识海里留下记号,影响到你识海里的种子。阿赖耶识像一个大海,每一个现行,就是现在的波浪;现在的波浪,影响到海水,叫现行熏种子;海水又生起新的波浪,叫种子生现行。

有人说,我做的事越来越多,水不会溢出来吗?我们刚才讲过,识不是色,色有体积,有质量,识没有体积,没有质量,说大海,只是比喻,不要从空间的意义上去理解。

我打别人一拳,把别人头打烂了,这叫身业。我讲一句话,也是造业,造口业。一句话可以让人很高兴。比如明星对粉丝说,我们交往吧,粉丝可能夜里睡不着觉了,那这就是造业,简单几个音节,让人家心绪不能平静。你要分析这句话的本质,只是声带振动,发出几个音节,又很快消失在茫茫宇宙中。但音节虽然消失了,留给人的影响会持续很久。有些话,有人会记一辈子。口业也有善的。善的口业叫爱语,是菩萨的四摄之一。菩萨通过爱语,把众生摄受在自己周围。菩萨说实语、爱语,舌头就会变得又广又长。

除了身业、口业,意业也很重要。你脑子里动一个念头,就是造业了。《地藏菩萨本愿经》里说,“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南阎浮提就是我们凡夫生活的地方,也叫娑婆世界。凡是有贪嗔痴的人,起个念头,就是造业,就要受果报。但我们常常忽略意业,因为你脑子里怎么想,别人看不见。你去和异性吃饭,人家在讲话,你脑子里在动邪念。虽然人家看不出来,但是欺骗不了自己,时间长了,自己的心就起变化了。有些人,脑子里一天到晚动邪念,邪念动得多了,看一切人,他都觉得不正经,他觉得世界上没有正经人。有人总是把别人往坏的方面想,觉得别人都是想坑他害他,时间长了,就有被迫害妄想症了,精神分裂了。那种人,虽然和别人生活在同一个空间,但是,他的精神世界跟别人不一样,越来越多地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我举个例子,我自己的事。去年国庆节,朋友说给我寄些蔬菜水果,我不在家,就送到楼下小卖部了。我约摸该到了,就去小卖部问,老板娘说没有。其实已经到了,只是老板娘没登记。过了几天,老板娘给我打电话,说你的东西放坏了。我去了一看,都发霉了,只能扔掉,但老板娘又要收我的钱,说保管了一个星期。我很生气,觉得老板娘不是好人。

虽然这么觉得,买东西还是要去她那儿买,不然就跑得太远了。有次,我家灯泡坏了,去买灯泡,老板娘说不卖灯泡,但可以把他们自己用的给我,就从抽屉里拿了个。我问多少钱,老板娘说,不要钱了,你拿去试试,能用就用。我就想,看来误会老板娘了,老板娘还是挺好的。拿回家一试,不能用,放耳朵边摇摇听听,有点呼呼啦啦响,我想:搞半天是坏的,难怪不要钱,这不是让我帮她丢破烂吗,老板娘不是好人。随手丢到垃圾篓里了。第二天,又去超市买了灯泡,一试,还不行,我就想,难道是灯头坏了?换个灯头,果然能用了。又把老板娘的灯泡从垃圾篓里捡出来,试试,也能用。心想,错怪老板娘了,她还是好人呀。

人家并没有做什么,我出于对人家的想象,一会儿把人家想成不是好人,一会儿又把人家想成是好人,这就是造意业,自寻烦恼。有些姑娘谈恋爱,别人都说她男朋友是渣男,无论列举出来多少理由,她都能找出足够的理由辩护,说他不是渣男。人对别人的想象很重要。意业其实比身业口业更加要紧。人一天造不了多少身业,口业也造不太多,但意业会造得特别多。修行的人都会特别在意自己的念头,护持好六根门头,在不好的念头起来的时候,就把它们杀掉。要能调伏自己的念头,才能清净自由。

身口意三业,不断造作,就成了识的来源。如果你不造业,就没有识的来源了,就是“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那十二因缘的链条就斩断了,就跳出轮回了。


但有人会有疑问:你讲的跟我平常理解的不一样,我听说,一个人这辈子杀猪,下辈子就会变成猪,这辈子杀狗,下辈子就会变成狗,怎么理解?


这就牵涉到我们经常听到的投胎、中阴,以及很重要的缘起,这三个话题,留到(下)来讲。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王路


 

有不一样的发现

4
上一篇 << 王路:从佛教的轮回说起(上)      下一篇 >> 王路:孔子不讲黄段子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标签:乳间股脚 北京赛车pk10投注网站 城壕乡

作家王路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


马安乡 香山村 牛栏山东口 监军庄 嘉德时代广场
观畴园 大卿村 朱拉乡 新栏路口 塘底 七道街道 建工路 北井子镇
汉程生活 烟台房地产网 北京赛车女郎38分钟 老黄历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号码遗漏
重庆时时彩中心电话 爱博线上娱乐网开户 金宝网上赌场娱乐网规则 大乐透中奖票样 金樽国际娱乐网
足彩妖刀12122 玩时时彩平台犯法吗 第一娱乐城网址 百家博娱乐场官网h00 15126大乐透
广东快乐十分胆拖怎么算中奖 福彩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开奖图表 恒娱乐城网址 万能博彩玩法
滨海湾娱乐城网上赌博 大乐透彩票在哪合买 乐彩双色球开奖将诶过 永利国际娱乐代理 七乐彩彩票大家赢